关闭

第四百七十九章

书名:容婉  作者:皎兮僚兮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提交

  孙家是哪家,容婉倒是不清楚,这天底下,自以为是世家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过是多了些钱,稍微有钱有势了些,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真正的世家,又怎么可能仗着自己的权势为所欲为呢?

  容婉抬起头来,看向那女子,心里面更是多了那么几分不喜,要知道啊,这天下啊,你永远不知道,谁比你强多少,可是,这愈是强大的人,心里面啊,愈是不动声色,愈是在人前低调。

  容婉抬起头来,看向这女子,孙家,脑子里面倒是在细细的回想着,孙家?这上京还有孙家吗?南边好像也是没有听说过。

  对于这些世家,如容婉这般的,还是做过功课的,要知道啊,这大大小小的世家,稍微有些实力的,容婉这不说容貌认不出来,可是啊,这基本的名字,又或者说是家里面的地位,容婉心里面还是有数的。

  毕竟,权势决定态度嘛,小世家们,自然是只有恭维的份,而大世家们,若是处理得当,自然是交好为主了。

  容婉随后又是抬起头来,看向那女子,眼神之中倒是露出些许的深思,而此时此刻,站在一旁的陆婶却是拉了拉容婉的双手,眼神之中露出的泪光,明明陆婶这一向来最是严肃的性子,可是现在这会儿,她的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就好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

  容婉紧接着又是抬起头来,她看向这陆婶,随后不自觉地就是拍了拍陆婶的肩膀,容婉面露疑惑,看向陆婶,眼神之中满是不解,只听她道:“陆婶,你怎么了,莫不是吓到了?”容婉随后就是抬起头来,她看向陆婶,眼神之中露出些许的微光,不由又是拍了拍陆婶的肩膀。

  陆婶见到容婉这般姿态,不由勉强一笑,抬起头来,看向容婉,紧接着就是说道:“婉婉,我没事。”随后陆婶又是瞥了一眼那女子,道:“婉婉,我们也没事,那人,就这般放过吧。”那陆婶的声音不由软了下来,她看向容婉,眼神之中更是露出些许的恳求。

  这样的陆婶,不知道为何,竟是让容婉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古怪,就好像那女子和陆婶有什么关系一般。

  而那被阿甲制住的女子显然也是感受到了这边的动静,抬起头来,看向陆婶,随后就是狠狠地瞪了一眼,道:“谁让你开口的,你以为你是我的谁?”这边厢,那女子似乎是面露不屑,看向陆婶,随后就是喊道。

  容婉一个怔愣,她还真的是没有看到过,这阶下囚,竟然还是那么嚣张的人啊。

  容婉心里面不自觉的又是一惊。

  瞧着这模样,陆婶和容婉的关系,似乎是不一般啊。

  容婉紧接着又是抬起头来,她看向这两人,眼神之中不由露出些许的探寻,刚才就觉得这个女子的面容倒是有那么几分熟悉,而现在这会儿,容婉仔细瞧瞧,当真是越看越像,莫不是,这女人,和陆婶,却是有那么几分关系不成?

  容婉抬起头来,看向陆婶,眉头微微蹙起,眼神之中露出些许的光芒,那副模样,当真是说不出来的风华。

  “陆婶,这人,你可是认识?”容婉抬起头来,看向陆婶,随后又是低声问道。

  那陆婶听到这话,倒是一个怔愣,这脸色一僵,看向容婉,目光有些犹疑,瞧着这模样,倒是说不出来的心虚。

  容婉不由一个皱眉,这陆婶一向都是大大方方的,现在瞧着这副模样,怎么倒像是有难言之隐一般。

  容婉的眼神之中露出些许的深思,随后又是侧过头去,看向陆婶,紧接着就是说道:“陆婶,你当真是想要放了她。”容婉抬起头来,这眼神之中露出些许的不赞同,她的眉头微微蹙起,毕竟,这女子委实太过嚣张,现在这样啊,容婉和她倒也算是对上了,容婉虽然说是心里面不怕她,可是啊,倒也是不想白白吃一个亏,就那么放任他们下去。

  容婉抬起头来,看向陆婶,面露征询。陆婶听了这话,随后倒是抬起头来,看向容婉,眼眸一深,看向容婉,眼神之中倒是露出些许的泪光,那副模样,似乎是极为痛苦的。

  陆婶点了点头,似乎是想要极力摆脱一般,随后她又是站了起来,看向容婉,眼神之中露出些许的微光,道:“婉婉,你放了她吧,这姑娘,现在这脾气,倒也是我的缘故,你却是别和她一般计较了。婉婉,你身体不好,我们这就回病房吧。”陆婶的眉头微微蹙起,眼神倒是有些躲闪,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一般。

  容婉听到这话,随后倒是抬起头来,她看向陆婶,瞧见陆婶那副为难的模样,这心下一思量,怕是两人之间,还真的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呢。

  容婉随后就是抬起头来,她点了点头,随后就是挽起了陆婶的手,笑了笑,紧接着就是说道:“陆婶,那我们先回病房吧,等会儿,这位小姐,我自然是会让阿甲放了她的,你放心,出来了这么久,我都是有些累了。”容婉随后就是抬起头来,看向陆婶,倒是有些撒娇道。

  陆婶听了这话,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其他,随后就是点了点头,看向容婉,连声道了几声好,可是许是因为这心情激动的缘故,容婉的声音不自觉的有些颤抖,瞧着竟是有着些许的不稳。

  两个人随后就是牵着手走回了病房,至于那女子,至始至终,容婉都是不知道她的性命,更别说是身份了。在容婉看来,这女子这般的身份,倒是不必重视,孙家,这世间,姓孙的人这么多,可是啊,在容婉看着,这称为世家的孙家,还真的是没有一个啊。

  那阿甲早就是知道了容婉的指令,倒也是不说话,依旧是驾着那女子,手下依旧是没有松开。

  这男子的手劲本来就大,更何况,这女子又是满脸不服气的模样,倒是骂骂咧咧的,不住的叫唤着,那副模样,倒是让阿甲心里面更是下了狠心,倒是疼的那女子哎呀呀的直叫唤。

  等到容婉的背影看不到了,那阿甲随后又是蹲下身子来,这女子的双手依旧是被这阿甲给制住了,阿甲抬起头来,冲着那女子,这一向刻板的脸上随后又是淡淡一笑,那阿甲看向这女子,随后又是说道:“老实点,我谁管你是哪家的人啊,孙家,算什么东西啊,听都没听说过,像你这样的人啊,哪怕是这大世家里面出来的,倒也是活该被人好好教训一番。”阿甲抬起头来,他随后又是看向这女子,眉头一皱。

  “要不是我主子心地善良,不和你计较,你以为,你倒是安安稳稳的吗,可别做梦了?”阿甲一个皱眉,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自己高高在上的女子,以为自己多么料比不起一般,身穿华服,不事生产,而且啊,最为可恶的就是这般,盛气凌人。

  要不是这主子亲自发话了,阿甲啊,还真的是想要好好作践她一番。

  阿甲心思转动之间,这心潮起伏,这手下的动作,倒也是愈发的重了,那女子平日里面倒也是娇生惯养的主,哪里就受得了阿甲这一番动作,那女子不自觉的就是叫唤了几声,这抬起头来,看向阿甲,眼神之中更是露出些许的愤恨。

  孔老夫子有一句话,这世界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话,虽然不能说是全对,倒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的确如此,女人的心啊,有的时候啊,当真是比起男子要小多了啊。

  那女子的眼神之中露出些许的愤恨,她抬起头来,看向这阿甲,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是想要记住容婉的模样一般。

  那阿甲自然是感受到了这女子的这种眼神,不过,他倒也是不在意,这么多年下来,在他手下不知道处置过多少人呢,而这女子,这种眼神,还是轻的呢?

  那阿甲随后就是把这女子拉了起来,那女子刚才半跪在地上,因为穿着的是裙子。这腿上都是已经磨破皮了,看上去血迹斑斑的,好不可怜。

  可是这女子眼睛依旧是瞪得大大的,她看向阿甲,随后又是冷笑一声,道:“我记住你了。”阿甲刚才制住了这女子的双手,阿甲的手劲极大,刚才又是下了狠心,所以啊,这女子的双手,这不过片刻,就是肿了起来,瞧着倒是让人觉得有些恐怖。

  那女子低下头,瞧着这手腕又是这副模样,这心里面只是瞬间,就是一惊,而随后不久,手腕处,还有腿上,都不自觉的发疼。这女子不由咬了咬下唇,心里面却是出现些许的愤恨,她抬起头来,看向这阿甲,眼神之中露出些许的微光,心里面倒是默默地把这人给记在心里面,还有刚才那个小姑娘,长的倒是挺漂亮的,心思居然是这么的恶毒。

  而容婉完全是没有想到,今日的这行为,竟是真的埋下了祸根。rs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容婉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皎兮僚兮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xinxin6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