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八百三十章 君臣之隙(上)

书名: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提交

  到了正月,外间对于战或不战的传言已到满天飞的地步,平常百姓都在谈论这场可能发生在南朝跟北朝之间的战争,不但洛阳城的百姓在谈论,就连南朝百姓也在说,金陵城里同样有各种的流言,当这股舆论发起的时候,官府再想去弹压,明显已经弹压不住。

  金陵城的皇宫里,女皇萧旃也在关注着民间的议论,作为皇帝,她身系整个南朝百姓的安危,就算南北之间并不会开战,她也要统调全局作出战略上的安排。只是以她手上的权力,想要完成这些实在太困难,就算她的皇叔萧翎看似什么都不管,但兵马大权仍旧在惠王体系下那些将领的手中,这些人要么拥兵自重名义上是听命于惠王,再要么,这些人就是惠王的藩属,唯惠王命是从。

  “陛下,您劳累了一天,该早些回去就寝了。”皇宫的掌宫太监陈和亮上前来对萧旃道。

  此时的萧旃,手头上还有些奏本,都是从左丞府那边送过来的。虽然她重新设立了左右丞的制度,可也只有左丞一人在任,她所中意的右丞司马藉,没法担当大任,加上内阁制度的取消,使得很多奏本积压下来,尤其是在年末的时候,奏本堆积如山,她必须每天要拿出六七个时辰来批阅奏本。

  萧旃抬头看了陈和亮一眼,重新低下头打量着奏本,道:“这里不用你侍奉,你先下去吧。陈公公,若是有什么人来的话,记得带他们过来见朕。”

  陈和亮往外面瞅了瞅,道:“天黑了,怕是不会有什么人进宫来。”

  萧旃想了想,续道:“可能有什么消息来呢?”

  在新年后的这几天里,萧旃精神一直不太好,主要因为司马藉“失踪”的事。司马藉在新年夜便突然离开了自己的居所,至于到了何处都不得而知。原本萧旃也派人去保护司马藉,但在那一晚居然被她的信使闯入,而信使也被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得而知。但她心中却满是忧虑,因为她不知道司马藉是主动了离开,还是被人给掳劫走了。

  若是前者,司马藉是有意要避开她,可能要回北方了。这是她所不愿见到的结果,这还意味着两朝开战之日也将不远。若是后者,她不知道怎么跟北朝的皇帝交待,更不知道到何处去将司马藉救回来。

  萧旃有些心烦意乱,想停下来喝杯茶,却发觉茶水是凉的,陈和亮刚才也被她打发出去,想喝杯热茶都不成。萧旃只好先到大殿里走走,顺带理清一下头绪,但却觉得是心烦意乱。很多事如同乱麻一样缠绕在心头,到最后,这些事情却好像突然消失一样,她突然怀念起在北朝的日子,虽然那段日子是百无聊赖,但至少不用为这么多国事发愁,每天都在抑郁寡欢中渡过。

  “何时是个头呢?”萧旃有些自怨自艾喃喃自语。

  就在这时,匆忙的脚步声传来,萧旃下意识将目光挪过去,却见陈和亮开门进来。带着一脸兴奋的神色道:“陛下陛下,有消息了……”

  萧旃紧忙迎上前,问道:“可是有司马先生的下落?”

  “司马先生?”陈和亮先愣了愣,根本不知萧旃说的是什么。才定过神来道,“不是。是临江王派人送信来了。”

  萧旃原本还带着几分期待的神色也跟着冷淡下来,接过信打开来一看,却是临江王朱同敬亲笔书写的信函。不是为别的,而是朱同敬尚书朝廷调兵江左的奏本,其实也是在暗中与萧旃联络。朱同敬想通过与朝廷的秘密合作来铲除惠王的势力。

  “行了,朕已经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萧旃突然态度很强硬说了一句。

  陈和亮不敢有违,他曾是何太后的亲信,在宫里也算是三朝元老,他跟朱同敬的关系也为萧旃所知,朱同敬有什么密信送来宫中,必然走的也是陈和亮的这条路。萧旃不想跟陈和亮有太多的交流,因为就算是在皇宫里,萧旃也没有什么亲信,她能做的就是把皇帝应尽的职责做完,至于人脉的拉拢,又或者贤士的选拔,那些都与她没有太大的关系。

  萧旃重新回到书桌后面,拿起奏本看着,却仍旧没太多精神。

  直到夜深人静,萧旃有些困顿想回去休息的时候,突然门口发出一点很细微的动静,萧旃稍微警觉,把挂在墙上的长剑拿在手上,一步步靠近门口。

  “陛下不用慌张,是在下。”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传来,笑盈盈立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多次进宫的江湖之人李山野。

  “李先生?你为何在此?”

  萧旃往门口打量了一下,连同门禁在内的十几名侍卫,已经东倒西歪躺在地上,好像都是被李山野所制服的。

  以往都是萧旃主动请李山野进宫来商量事情,却没料到这次李山野敢擅自进宫,还把侍卫都打道,到底是为什么她不得而知,但感觉事情不像以往那样简单。

  “陛下请见谅,我一介山野之人要进这皇宫內苑,非要用一些手段才可,否则这一路的侍卫便要将我当作是刺客杀了。呵呵,陛下不用担心,在下前来并非是要对陛下不利,反倒是想帮陛下的。”

  就算以前萧旃对李山野还算信任,可眼下她也全神戒备,手按在剑柄上,随时准备面对李山野的突袭。

  萧旃知道李山野是通过司马藉的关系,司马藉跟李山野之间算是朋友,而且是亦师亦友,因为司马藉对李山野的赞誉,才令萧旃有心情去接触这样一个草莽武林中人。但眼下看来,草莽中人就是有草莽的匪气,进宫都不循正路,而是要走这些歪门邪道。

  “陛下以为在下不用这种方式进宫来,以后还有进宫的机会?”李山野脸色也突然冷淡一些,却是指了指宫门的方向道,“陛下不妨跟在下出去走走,有些事,还是要到宫外说的好。”

  萧旃可不想跟这样一个不算熟悉的男人深更半夜出宫去,那样会置自己于险地。但李山野这么莫名其妙的前来,却好像有别的目的,她很想一探究竟。

  李山野道:“难道陛下还怕了在下这样一个山野村夫不成?”

  “李先生武功高强,由不得朕不怕。但先生若要让朕出宫一叙的话。却要有足够的理由。”萧旃语气很冷淡道。

  李山野笑着拿出一件东西,在黑灯瞎火之中,萧旃也是仔细辨认才认出那是她给司马藉进出宫的腰牌,虽然司马藉从来没用这腰牌进宫来,但这东西应该是为司马藉贴身保管。现在却落在李山野的手中,那就说明,司马藉可能是被李山野所掳走的。

  “李先生,你这是在要挟朕?”萧旃不见到腰牌还好,见到之后更不会随李山野出宫去。

  李山野笑道:“陛下可能有些误会,这东西乃是在下从一些歹人手中所得。我与司马兄弟感情颇深,岂会拿他来要挟于陛下?反倒是一些人,就算曾经与司马兄弟感情颇深,现在也拿他的性命视若儿戏,在下这才想通过陛下的关系。将司马兄弟营救回来。”

  萧旃听李山野的话,不像是打诳语,但她又不太相信李山野的话。虽然以往跟李山野的几次交谈中,她能觉出这是个有经天纬地之才的能人异士,却也知道他有些心怀不轨,还不能让萧旃对他完全推心置腹。反倒是身在异乡的司马藉,说话办事从来都很实诚,就算司马藉曾经为惠王的军师,萧旃也对他很信任。

  “要是朕不随你去呢?”萧旃冷冷打量着李山野道。

  李山野微微一笑道:“那可能司马兄弟便有性命之忧,陛下还是思量清楚为好。”

  萧旃怒道:“还说不是在要挟朕。你深夜闯宫门,还要朕随你一同出宫,可是以为我大齐朝毫无法度可言?朕身为九五之尊,就要在皇宫中坐镇。你要杀边杀,看看到底你能否出的了这宫门!”

  李山野轻轻一叹道:“陛下何必动怒?若我要对陛下不利,恐怕陛下也不可能还站在这里,在下之所以邀请陛下出宫,实在是有重要的事让陛下见证。陛下说是这九五之尊也不假,敢问此时。北方兵马即将大举南下,陛下这个九五之尊又能有何作为?就算退一步说,当初陛下的皇位,还是在下先跟司马兄弟提及,再让司马兄弟去跟惠王请求,才令陛下得以南归。在下不是什么歹人,反倒是助陛下登基的功臣。”

  李山野突然的邀功,也令萧旃心头不解。若李山野真有邀功之意,那以前几次相见,就算他不说,司马藉也会跟她提及,但这件事她压根就没听司马藉说及过。

  李山野又道:“陛下或者以为在下心怀不轨,可别忘了,我跟司马小兄弟的感情还很深,我怎会害他?反倒是惠王府的那班人,就算曾为司马兄弟的同僚,但却嫉妒于司马兄弟的才能和惠王对他的赏识,一直对他有所图谋,陛下曾派信使去送信,却不知那信使根本就是惠王府的人。”

  这次萧旃总算有些信了,也是在那信使死了之后,萧旃派人去查,才知道这个人曾是惠王军中的一名属官,后来竟然不当将军,改而在他身边当个跑腿的信使,这分明是惠王派在她身边的眼线。就算惠王有些昏庸,不会有这样的远见,但惠王麾下有狼子野心之人也不少,难保此人不是那些人派来的。

  “陛下若再不信,在下也没什么办法,不过司马兄弟可能就有些危难了。”

  萧旃蹙眉道:“就算司马先生有危难,你独自前去营救便是,还要朕作何?”

  李山野苦笑道:“那听陛下的意思,这天下事当皇帝的都做不成,反倒是在下一介草民倒可以事事可成?那天下到底是陛下的,还是草民的?”

  萧旃道:“要朕与你出宫也可,但朕要带亲卫前去,若是中途你有什么不轨举动,朕马上派人拿下你。”

  李山野躬身行礼道:“在下随陛下之意便是。”

  萧旃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赶紧去找来侍卫,等一众宫廷侍卫将李山野围了,李山野仍旧气定神闲,显然李山野并不在意这些侍卫。

  萧旃远远隔着,问道:“李先生就不怕朕言而无信,将你拿下?”

  “不怕,因为陛下在意司马兄弟的生死,不会现在就跟在下一介草民置气。”

  萧旃点点头,道:“那就请李先生引路。”

  李山野没多说,走在队伍最前,他身周都是不少的御林军侍卫,到了宫门前,萧旃让人准备了马匹,一行人骑马跟随在同样骑乘的李山野的身后,去的方向,不是往宫门外,而似乎是往惠王府的方向。

  “陛下,这么做……是否有些不妥?”侍卫的领班在察觉到事情有异之后心怀紧张,虽然此行是跟随李山野到惠王府的,可怎么说也是皇帝带兵前去惠王府,这就有跟惠王府闹翻的意思,兵戈相向的情况下,整个京师金陵的兵权都在惠王手上,萧旃去了还不跟送死一样?

  “不管,随朕去就是。”萧旃脸色很阴冷,目光只是打量着走在最前面的李山野。

  萧旃虽然不知道李山野的确切用意,但也知道此人不会凭空制造皇宫跟惠王府的矛盾,这对李山野没什么好处。而她这个皇帝本身也是惠王所推举出来的,就算有争执的话,以她跟惠王之间的关系,还有惠王的性格,到头来也会不了了之。

  “惠王府治下,来人一律下马!”

  还没到惠王府前,便有大批的侍卫从惠王府出来,高声喝道。

  李山野骑马走在最前,却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反倒是旁边的侍卫赶紧上前,将身份亮明,可那些惠王府的侍卫也丝毫不领情,就算是皇帝亲临他们也不给什么面子。因为他们只是惠王的家兵,只知道效忠于惠王而不知天下有皇帝,更着紧的,是因为惠王府之前闹过刺客,惠王对于安保甚为看重,若是放这些人过去,他们很可能会性命不保。(未完待续。)

  ...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极品小郡王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一语不语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xinxin6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