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七百零七章 大雨将至(下)

书名: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提交

  韩健道:“若兵马可回粮草充足,一统天下也未可知。不过眼下就算有大军撤回,粮草辎重仍旧为当务之急,出征在外可由战以养战,回到洛阳怕是只能靠朝廷给养,如今这形势,又是春荒时节怕是无法供应大军日常的用度消耗。”

  杨瑞本还在想韩健说关于还政之事,听到这些她马上也感觉到身为三军之统帅的烦忧。无兵要调兵,有兵要养兵,她本是帝王,这些事倒也不用她太劳心,只要她一声命令下面自会有人帮她完成。但现在朝廷上下无人,就算东王府归还了军权,这些事还是要有人负责,如今似乎也只有韩健这一个人选。

  “兵马何日能抵洛阳?”杨瑞沉声问道。

  韩健站起身来,略微思量了一下,道:“这路兵马并未打算回撤至洛阳,而准备让其直接往关中去,仍可不用朝廷过多给养。不知瑞儿你可有什么意见?”

  杨瑞听到先是有些恼恨,既然把苏廷夏的兵马调回关南,却不回援洛阳,反倒是去打关中,这不转个手兵权还是不在她手上?

  可再一想,韩健说了,这路兵马就算回来也养不起,还不如继续让其去打关中,完成以战养战,这样能省去朝廷多少的开支?但这也意味着朝廷将难以收拢关中的民心,经过苏廷夏一折腾,就算最后其得胜平定了关中,也会被践踏的惨不忍睹。如果说林詹是一员儒将,他手底下的兵也是军纪严明,而苏廷夏彻头彻尾就是个强盗头子,打仗靠抢,谁抢着是谁的。

  “眼下似乎也只能如何了。”杨瑞最后还是作出了妥协,倒不是她不想把兵马调回来。现在她还不能真正做主,“明日的朝会,我可否不去?”

  韩健微微摇头。道:“若是瑞儿你不去,那如何跟天下人所交待?”

  杨瑞思量一番。最后又只是点了下头,好像是默认了韩健所要召开朝会的事。在她重新回到洛阳后,虽然会见朝臣近乎是例行公事,但大型的朝会议事却是从来没有一次,朝廷宫殿有些都已经荒废了许久。这次的朝会还是宣布她与韩健的婚期,可实际上她还没作好嫁入到东王府的准备。

  韩健在宫中并未呆太长时间便出来,到外面,顾唯潘仍旧没走。二人一同出宫门口。韩健在路上也让顾唯潘去转达关于朝会议事的事,让顾唯潘召集大臣。顾唯潘有些忧虑道:“眼下洛阳危急,此事是否当缓?”

  韩健知道顾唯潘说的是他跟杨瑞的婚事。

  “顾太傅,若婚事不完成,那天下人总会当朝廷与东王府之间名不正言不顺,很多朝臣也会当我为逆臣一般。反倒不若早些将事情定下来,到时陛下主持朝政,也有太子辅佐,岂不为善?”

  顾唯潘想了想才点头,虽然他是朝廷的忠臣。但他看得出眼下并非是韩健归还军权的最佳时机。现在朝廷的乱象很深,杨瑞已经没有多少可用的人手,因为南王府兵马逼近洛阳。连科举取士的事都要拖一拖,要东王府在此时将兵权归还,杨瑞派谁去执掌兵权?又派谁去监督兵马?现在东王府帐下两员领兵在外的武将,一个林詹,一个苏廷夏,都不能为朝廷所控制,若人心不稳,这些人伺机来反抗朝廷又有谁出来应付?

  原本顾唯潘也想劝解韩健再多考虑一下,归还兵权容易。若是朝廷出什么岔子,再想把兵权重新拿回来就难了。而眼下还算稳定的洛阳形势也许会因为韩健归还军权而重新陷入混乱不堪。但细想一下。他一介朝廷之臣,出言来劝解臣子继续拥兵自重。自然不是他应该由的本份,所以到后面他也没说话,只是面忧虑与韩健作别,去尚书台那边安排来日朝会事宜。

  韩健即将宣布与杨瑞婚期的事,也并未与韩松氏商议过,以至于韩松氏也丝毫不知。

  等韩健晚上回府之后,韩松氏才心急火燎出门口迎他,实际也是质问此事。她已经从朝廷那里得知了来日朝会之事,也就顺带打听到韩健说的关于归还朝政云云,这些事是她所不能忍受的。

  “二娘要生气还是改日吧。我这几日心情不太好,一面要忙于军政,还要应对苏廷夏所率兵马对洛阳的威胁,若是他真的心生异心,洛阳怕是难以守住!”韩健面带倦色对韩松氏道。

  韩松氏在得知苏廷夏要回来时,她自然以为这路兵马是韩健调回镇守洛阳的,可听韩健这一说,苏廷夏的兵马根本不在他掌控之下,这到底是多么大的风险她也有所察觉。苏廷夏不但在杨瑞眼中是个另类,在韩松氏眼中也是不可信之人,唯独是韩健对他加以提拔,而苏廷夏能崛起也完全是因为苏廷夏个人的能力,韩健在他进取的路上只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又有谁会想到苏廷夏只带了一万多兵马出征,回过头却带了十几万兵马回来而且是兵精将广?北方要是被苏廷夏一搀和,那整个就乱了套。

  “那你还不把林将军的兵马调回来?”韩松氏也忘了质问关于韩健跟杨瑞婚期以及归还军政之事,直接道。

  韩健无奈摇摇头,北方要是没有林詹镇守,那等于说刚从鲜卑和北王府手上拿回来的疆土又将陷入别家,他怎么也不会妄动林詹所部的兵马,本身林詹所部兵马也没有苏廷夏那么庞大,还要靠林詹守着北方,抵御鲜卑人。现在北王府已经不存,镇守北关的重任自然也就落在东王府身上。

  ……

  ……

  第二日早晨,韩健很早起来准备上朝事宜。

  进宫的路他早就已经熟悉的很,可他还从未以臣子的身份朝见杨瑞朝堂议事,仅有一次去朝宫的机会,还是被杨瑞拉去质问关于案子的事。想起来都已经是三年前他初来洛阳之时。

  韩健也是难得穿上他身为东王的礼服,因为他平日里散漫惯了,就算偶尔穿穿戎装也不会去碰那些厚重华而不实的朝服。韩健穿在身上很不习惯。走出来,一家人都在,包括内宅刚入门的林小夙。不过正厅前后保护的人不少,应该是韩松氏在防备住在府中的左谷上人和柯瞿儿师徒。

  “健儿。此次你进宫意义不同,只怕……你会有危险,是否要人陪同?”韩松氏面带忧色。

  以往韩健已经被不少人所惦记,朝廷的人早就想除了韩健,这次韩健又先召集大臣召开朝议之事,虽说是宣布与杨瑞的婚期以及归还朝政,但说起来这也是除去韩健最好的时机。因为从今日起,皇宫的戒备也将更换人手。会由朝廷在洛阳仅剩的一路人马,也是原本苏廷夏带去北上新军的一部来完成对皇宫内的镇守,到时候韩健再进宫也就不再像以往那样可以大摇大摆跟进自己家的后花园一样。

  “二娘放心吧,这些事我明白。今日也并非我一人进宫,还有不少幕僚和东王府官将,不会有何问题。”韩健手按在韩松氏的肩膀道。

  韩松氏这才点头,一家人坐下来吃早饭,却有种给韩健送行的感觉。

  一顿早饭吃了不长时间,按照宫廷礼节,宫里面已经派人来传话让韩健进宫。朝会的发起者虽然是韩健,但却是以杨瑞的名义,杨瑞既然同意就要按照以往朝会的规矩。韩健虽为监国。但杨瑞也只是口头上的任命,从未有过正式的册封,而韩健作为外藩郡王,没有皇帝传召本是不能参与朝议的,这涉及到大礼的问题。

  韩健亲自拜见了前来传话的太监,其实也是在拜见天子,但这并不是他最后一次以臣子的身份来拜见帝王的使节。就算他与杨瑞成婚,杨瑞仍旧是君,他还是臣。在地位上不会有所改变。

  见过天子之使,韩健收拾心情。出到门口,见到早就传话前来的东王府要随同进宫的官将幕僚。数量不多,也有二三十人,这些也是东王府在洛阳数得上号的人物。

  韩健也不骑马,也不坐轿,而是与身后众东王府官将幕僚一起步行往皇宫门口的方向走。到皇宫正南门,奉天子旨意前来参与朝廷议事的文武百官也都到齐,正在等候杨瑞的召见。宫门虽然打开,但所有人却不能越雷池一步,宫门尚未换防,不过从韩健之前所知的情况,今日参与换防的一卫人马也在准备中。从他出皇宫开始,皇宫将从正门换防,两日内原本东王府所派驻到皇宫镇守的士兵将会被全部撤出,取而代之的是朝廷体系的人马。虽然这些人缺少应有的训练,可怎么说也是洛阳周边的子弟兵,一向心系于朝廷。而这路兵马的训练,也并未经过东王府之手,可说完全是由朝廷派系的官将所训练出来。

  辰时刚到,皇宫内便有太监出来传话,先是召见韩健入宫,却并非一次召见所有东王府之人,只是召见韩健一人。

  韩健不知杨瑞搞的什么鬼,不过现在皇宫尚且还在东王府的掌控之下,就算他一人进宫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众将官目送之下,韩健独自进入到皇宫之中,却被告知杨瑞并不在烨安阁内,而是文英殿内。皇宫毕竟很大,韩健对于宫中环境虽然熟悉,也仅限于一半多的区域,有很多宫殿他也根本未涉足过,虽然看过皇宫的图纸知道皇宫所有宫殿大体的位置,但毕竟图纸是死的,而且又不是立体的宫殿图纸,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他也不得而知。

  皇宫内的廊道不少,过了正殿大门,便有廊道通往里面,韩健认得一边是往烨安阁那边去,而另一边是通往文武殿。但直接往北的一条路,韩健大约是记得往皇宫大殿的方向,里面到底有多少条岔路他自己也说不清。

  “殿下,请随小人来。”小太监战战兢兢的,好像生怕韩健会生气责罚他们一样。

  杨瑞也只是派了一名小太监出来传话,原本还有几名宫女,可在过了正殿大门后,宫女不敢随便冒进,因为已经涉及到皇宫的禁区。

  韩健心中不明所以,与小太监一同过了廊道,拐了几个弯,却见一片林子,却并非是皇宫內苑的御花园。树丛中并未有亭台楼阁,倒好像是一座寺庙一样,韩健毕竟也去过皇宫的宗庙里,知道这里并非是往宗庙的路。

  杨瑞立在树林中好像在抬头看着什么,与韩健一身朝服不同,杨瑞却是身着一身很轻便的服装,可能是因为她肚子已经挺了起来,原本的衣服穿不下,又是临时从韩健那里得知今日要朝会议事,她赶不及让宫中的裁缝去现做。干脆只是以早就备好的孕妇装出来。只是她这一身装束,看上去太过于平素,浑身上下不见近似滚边,倒连一般贵家妇人的衣着都不如。

  “来了?”杨瑞本来还在抬头看着天空,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却只是淡淡说一声。

  韩健走上前,杨瑞身边并未有别人服侍,只是立着一人,是杨瑞的贴身宫女卉儿。整个皇宫中,也只有卉儿算得上是杨瑞的心腹。

  见到韩健上前,连引路来的小太监也紧忙退下,卉儿退后几步到林子外面,也不想打扰到韩健和杨瑞说话。

  “不去大殿,为何来此?”韩健有些惊讶问道。

  杨瑞双手轻抚了自己隆起的腹部,轻轻一叹道:“有些事不想对你,眼下时候,不说也不好。今日让你过来,是让你见一人。”

  “谁?”韩健谨慎起来。

  要说皇宫中的人,他可能比杨瑞还清楚。韩健也生怕宫中有人对他不利或者是对杨瑞不利,韩健对内部的审查很严格,毕竟有杨余北逃的事,宫中也曾遭遇过一次洗礼,剩下的人基本也没什么大问题。

  韩健正诧异之间,也听闻到细微的脚步声从林子后面传来,只见一个身着太监服的人,弓着身子,双手敛在身前好像很恭谨的模样,迈着细布缓缓而来。等走近了,韩健眉头不由皱起来。

  原本已经早已死去的大太监卢绍坤,居然就这么活生生重新出现在他眼前。(未完待续)

  ...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极品小郡王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一语不语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xinxin6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