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六十八章 有理无理(上)

书名:极品小郡王  作者:一语不语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提交

  整个廷尉府公堂,孙少谦声音大到好似他是今日的主审,吕哲的气势完全被压下去。韩健看了眼女皇,此时女皇神情肃然,无喜无悲,只是用一种冷眼旁观的态度打量着公堂上发生的一切。

  吕哲怕孙少谦当众私自处置人犯,劝解道:“……孙老将军当要服众,若然不经公堂审案便杀了人犯,如何向世人交待?恐怕也会给九泉之下的令郎蒙污。”

  “我儿死的冤哪。”孙少谦似乎也接受了吕哲的说法,悲叹一句。

  吕哲又好言安慰两句,总算将孙少谦暂时安抚,他也松口气进行下一步的审案。

  “带人犯!”吕哲一拍惊堂木,喝一声。在衙差的威吓声中,一身白色囚服的林小云被人给拖拽出来。

  此时林小云已不复当日的雄赳赳,整个人披头散发,手链和脚链每走一步便会叮当作响,而他身上的衣服倒也干净,主要是韩健来打过招呼,就算是吕哲忌惮东武卫大将军孙少谦而不敢徇私判案,却也要给韩健几分面子,因而林小云这几天在牢房里也没吃什么皮肉苦头。

  见到林小云出来,人群中稍微有些鼓噪。主要是之前在诉状中将林小云描述如同冷血的杀人恶魔,百姓争着一睹其模样,林小夙见到小外甥情绪有些失控,而孙少谦见到林小云也恨不能上前挥刀将其剁了。

  “啪!啪!啪!”

  吕哲连拍三声惊堂木,喝道:“肃静。”周围环境才重新恢复平静。

  林小云被压到堂前,膝盖还挺直,被人从后一压便也只能老实跪着。吕哲喝道:“验明正身!”

  从后衙出来个四十多岁的兜着手形容有些猥琐的男子,走到前来,仔细辨认了一下林小云,转身行礼道:“回少府,却为案犯林小云无差。”

  说话的是林小云周围几条街的地保,这人明显有些害怕林小云,因为他地保之位的上一任便是林小云的舅舅林詹,而林小云也仗着林詹在衙门里当差,于其地界内横行无忌。

  随着地保退下,吕哲喝问道:“案犯林小云,可承认杀人之罪状?”

  林小云头被人抓着头发提起来,林小云此时虽然身体受制,但仍不屈服,嚷嚷道:“我没杀人!”

  一边的孙少谦抓起大刀作势要砍,嘴上道:“你个兔崽子,当街杀人还敢不认?看老夫如何收拾你!”

  衙差赶紧去劝说阻拦,吕哲也从堂前下来,好说歹说才把孙少谦安抚住。吕哲回座位前抹了把冷汗,心说今天这活不是人干的。

  “既然案犯不承认杀人之罪状,带人证!”

  两名人证被人从后衙提了上来,韩健一看便觉得眼熟,都是孙家下人,其中还有个当日拿棍子来敲他被他一剑给击开的。

  “人证作供!”吕哲道。

  “官老爷,当天是这样的,我家少将军,就是被这个林小云一刀刺进前胸,血流不止,不一会我家少将军就没气了。当时我们都是亲眼目睹的,求官老爷给我家少将军做主。”

  其中一名人证话说的极为流利,也无胆怯,话好像是早就编排好的中间连换气都不用换,连珠炮一般说完。旁边另一个便随声附合,言之凿凿说林小云是凶手。

  韩健心中一叹,果然是避重就轻。

  “嗯。”听完证人证供,吕哲微微点头,再言,“呈杀人凶器。”

  一把长约三尺的佩剑被衙差捧到堂前,佩剑没有连鞘,上面还有些斑驳红黑色的血迹,韩健一看便觉得眼熟,不就是当日孙保自己撤走时候露出的佩剑?

  因为韩健当日并未目睹杀人过程,也不清楚为何孙保的剑最终会把他自己杀死。

  “仵作上前回话。”吕哲道。

  一名仵作上前,跪地陈述了当日验尸的状况,其中主要就凶器和伤口进行比对结果说了。

  “回少府,凶器与死者伤口吻合,此兵刃确为杀人之凶器。”

  一语既罢,等于说是人证物证俱全,在往常,这就是根本无从抵赖的铁案。案犯再想狡辩,接下来便是大刑伺候,不招打到招,然后签字画押案子便直接可以等着宣判。

  人证物证都有了,吕哲气势也就跟着上来了,再拍惊堂木,喝道:“人犯林小云,人证物证俱在,你可还狡赖?”

  这次林小云也不强说自己没杀人,只是大吼:“我不服……”

  林小云却有杀人,他原本想抵赖以图逃过罪责,现在被人当场指证,虽然觉得没办法抵赖,但他又觉得自己很冤枉。具体是哪冤枉他说不上来,只好喊“不服”。

  吕哲作出按压的手势,两名衙差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野犊子一样的林小云按在地上。

  “案犯拒不招认,来人,用刑!”

  案子进行到这,吕哲稍微松口气,感觉好像是完成了使命一样,剩下就是看林小云到底能挨多久了。而孙少谦也没刚才那么横了,他还巴不得林小云不招认,在掉脑袋前多受点皮肉之苦。百姓们也很满意这结果,他们最喜欢看这种“正直不阿大清官怒判杀人魔头”的桥段,一会衙差打的越卖力,他们看的便越过瘾。

  韩健再看了平静如初的女皇一眼,知道这时他再不出去,那林小云就玩完了。

  “宁公子,可容在下上前说两句?”韩健谨慎起见还是先问询了下女皇的意见。

  女皇侧目打量了韩健一眼,点头:“准。”

  韩健本来就是抱着来扰乱公堂过来的,现在奉了皇命,他底气更足。他知道就算是没奉皇命,有个孙少谦在那咆哮,他也不算突兀,最多是半斤八两。

  “且慢!”就在衙差把刑具抬了出来,即将用刑,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大喝,紧接着韩健的身影便出现在人前。

  韩健一时吸引了内衙内外所有人的目光。

  吕哲瞅见是韩健,心中叫声糟糕,本以为东王不来案子顺顺利利就判了,既平了孙少谦怒气,还不用他负什么责任。现在倒好,东王一来,先是东王跟孙少谦的冲突他就应付不来。

  “而乃何人?”孙少谦喝问。

  “在下不过是个看不过眼的旁观者。”韩健走进衙内,朗声道,“吕少府如此审案,未免太过草率,如何令人信服?”

  孙少谦一听心中火起,这还有个自触霉头不怕死的“旁观者”?

  “你说什么?”孙少谦挥起大刀,作势要扑上前,旁边的衙差早就在候着,一见到这场面赶紧阻拦。

  “孙老将军,您消消气。”此时吕哲已经彻底坐不住了,起身道,“东王殿下,您对此案有何意见也尽管直说,别跟孙老将军有何不必要的争执。”

  吕哲一语令全场哗然。

  百姓们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个普通的杀人案,就算死的是个少将军,那也没什么稀罕,最多是杀人偿命。现在倒好,魏朝四大王之一的小东王也亲自来听审,还直接出面有意要包庇案犯。小草民给大官人偿命的案子就变成两家权贵之争。

  事后,在场的人出去嚷嚷便也有了谈资,他们会说,看看一个大将军够大了吧,那边还一个王呢。大将军斗东王,活脱脱一出大戏。

  而孙少谦则稍微愣了下,虽然他之前也知道这案子有人对廷尉府施压,却也没想到是小东王。如今在洛阳城里除了皇帝官爵最大的,便是东王。

  “原来是东王。”孙少谦稍微平静了一点,冷眼瞪着韩健,“东王殿下不是在上听处办差,怎到廷尉府来,莫非是太清闲连皇差都不用办了?”

  韩健冷冷道:“不才,在下虽然身奉皇差在身,但今日之案,在下也是涉事者之一。当日令公子强抢民女,与人火拼殴斗,在下恰好也在场,今日来做个证人。”

  韩健的话再次令围观的百姓一片议论之声,从开始,这案子就一直被定义为杀人案,现在东王出来,直接指出当日还有“强抢民女”和“火拼殴斗”的情节,而听东王的意思,死者倒好像不是冤死的,还是主事人之一。

  孙少谦大喝道:“胡言乱语!”

  “孙老将军说在下胡言?”韩健冷笑着,一把将跪在地上刚才还流利说出案情的孙家下人拎着衣领给拎了起来,“我且问你,你姓甚名谁?”

  这下人明显是被韩健吓着,一个简单的问题都要思考一下,才颤颤巍巍答道:“小人……姓孙名……六。”

  “好,孙六。我问你,可还认得我?”韩健一副狰狞的神色喝问道。

  孙六吓的六神无主,支吾道:“认……认得……”

  “何止是认得,当日在茶寮内,你还拿棍子冲上来要打我。那可真是威风的紧。”

  “没啊……”孙六大叫道,“我是奉少将军命才上去的,不关小人的事啊……”

  这一说,等于是承认案发当日见过东王,且双方起过冲突。

  韩健冷笑道:“可不仅我一人在场,当日在场的尚有上听处首席大臣顾老太师,我朝博学鸿儒崔老先生。你们一群人强抢民女,不过被顾老太师喝斥一句,你们便要棍棒加身,全然不顾法纪法度,如此,你们跟恶贯满盈的山匪有何区别?”

  韩健松开手,任由孙六软瘫在地,韩健转而看着孙少谦,目光锐利语气冷淡问道:“孙老将军,你现在还认为在下没资格出来说句话吗?”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极品小郡王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一语不语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xinxin6com@gmail.com